您的位置  性愛行為  性高潮

《明日家族》用愛治愈你的心

  • 來源:互聯網
  • |
  • 2020-02-09
  • |
  • 0 條評論
  • |
  • |
  • T小字 T大字
原標題:《明日家族》用愛治愈你的心

受到新冠肺炎疫情的影響,多地延遲復工,我們度過了一個最漫長的春節假期。在這個“家里蹲春節”里,網上誕生了不少段子,其中一個是:“這段時間千萬不能跟父母吵架,因為沒有地方離家出走了。”

“家庭”也是影視作品永恒的話題。在“家庭”這樣一個封閉的空間里,誕生了無數有趣的故事。日本影視人尤其喜歡將目光聚焦在家庭生活,從小津安二郎到是枝裕和,幾代日本導演都將“家庭”這一社會組織形式放在鏡頭下細細檢視剖析。

下周一,一些單位即將陸續復工。在假期的尾聲,不妨看看這三部日本家庭題材“庶民喜劇”,在笑聲中思考何謂“家庭”。

保重自己,珍惜家人!

《明日家族》:愛是家庭的本質

一把年紀才被調到數字營銷部,新上司竟然還是自己的準女婿……

日本演員松重豐憑借《孤獨的美食家》中“五郎”一角而被中國觀眾所熟知。在《明日家族》里,松重豐搖身一變,成了一位在大企業工作的資深員工小野寺俊作。

小野寺過著讓外人羨慕的生活,經濟富足,家庭幸福。他貸款建了一棟兩代同堂的別墅,好讓女兒結婚后也可以一起住。不過,人到中年的小野寺俊作可沒有像五郎那樣每天“逛吃逛吃”的閑適:他以前是公司里部長級別的中層領導,一把年紀卻碰上了企業改革,被調往完全陌生的數字營銷部,而新上任的部長是他以前的下屬兵藤幸太郎(永山瑛太飾)。生活的暴擊陸續有來,幸太郎竟然還是小野寺之女理紗(宮崎葵飾)的未婚夫——頂頭上司不僅成了自己的女婿,以后還要住在同一屋檐下,小野寺俊作光是想想都頭痛……

《明日家族》是今年1月初播出的電視電影,導演土井裕泰執導過《風平浪靜的閑暇》《四重奏》等高分日劇,堪稱“治愈高手”。這回,中年人的“悲慘生活”被土井裕泰以一種幽默的方式呈現出來,讓人笑過之后又有點心酸。

劇中,老一輩的業務骨干卻跟不上當下的新科技,不會用平板電腦,更聽不懂“用戶畫像”“KPI”之類的新鮮術語;而一向賢惠的妻子此時又鬧起別扭要“分居”……夾在工作與家庭的困境中動彈不得,小野寺俊作真是“太難了”。

不過,所有的家庭“死結”最后都在溝通和理解之下達成了和解。在尾聲,父親拿出女兒出生時泡的梅酒,與即將出嫁的30歲女兒共飲;在輕松而溫馨的氣氛下,女兒突然鄭重向父親鞠躬,感謝多年的養育之恩:“我會成為世界上最幸福的人。”

《明日家族》想告訴觀眾的是:家庭可以以血緣、責任、社會關系的面目出現,但愛才是家庭的本質。

《家族之苦3》:一個家不能沒有“她”

家里進小偷之后,大嫂偷藏的40萬日元私房錢被發現了……

日本老牌導演山田洋次在他85歲那年開始拍《家族之苦》系列,如今已經拍到第三部。該系列圍繞平田家的生活瑣事展開,第三部的重點落在與平田家老兩口同住的大兒子夫婦身上:兒媳婦史枝是全職家庭主婦,每天負責照顧平田老兩口以及丈夫幸之助和兩個兒子的日常生活。有一天,家里進了小偷,史枝偷藏在冰箱里的40萬日元私房錢被偷走了……

《家族之苦》系列雖然看上去拍的都是家長里短,但每一部都會折射一個社會話題。第一部中,老太太富子鬧離婚,反映的是日本“熟年離婚”的社會現象;第二部中,富子的丈夫周造的老同學在他們家里離世,討論的是“孤獨死”;第三部中,史枝的“私房錢風波”帶出的是“家務勞動是否應該有償”的話題。

平田家是一個非常典型的日式家庭。父親周造和大兒子幸之助的性格如出一轍,都很大男子主義,認為自己只需要負責賺錢養家;周造的妻子富子和兒媳婦史枝都是家庭主婦,溫婉賢惠。“男主外,女主內”的傳統家庭模式看起來分工合理,但家庭婦女的勞動價值卻被有意無意地忽視。片中,史枝每一次出場都在做家務,她為家庭日忙夜忙,沒有自己的生活,唯一的“收入”就是丈夫給的家用。

跟很多丈夫一樣,幸之助也將家務勞動視為妻子的義務,因此當史枝的私房錢被發現后,幸之助大發雷霆:“我在外面辛辛苦苦工作,你卻在家打瞌睡。我還真想做你這份工作,你的私房錢是從我的工資里克扣的!”

只有在史枝離家出走、富子病倒、沒人做家務之后,平田家的男人才終于意識到家庭主婦勞動的辛苦和重要。對于這個“遲來的發現”,導演山田洋次的處理顯得頗為詼諧:大半輩子沒干過家務活的老頭周造,不會用洗衣機的甩干功能,刷個浴缸也差點滑倒;被他搬來當救兵的醫生老同學,擦個桌子也會把桌子掀翻……最后還是居酒屋老板娘出馬,才把家里收拾妥當。

經歷了這一天,周造一個人自言自語:沒有了兒媳婦史枝,這個家會散。

《生存家族》:家庭是活下去的動力

一家四口騎車逃離大停電的東京,爸爸的求生技能太堪憂了……

跟大多數日本家庭題材電影一樣,《生存家族》也為片中的鈴木一家設置了一個家庭危機,只是這個危機來得要科幻一些:全東京的電力突然憑空消失,電器全部無法運轉,包括手機、電腦等都不能使用,水電站、超市、銀行等紛紛關閉,汽車、飛機、軌道交通全線停擺……在東京生活的鈴木一家四口決定自救,騎自行車逃離東京。

導演矢口史靖將末日災難片和家庭片這兩種類型作了一次嫁接,把《生存家族》拍成了一部“家庭災難喜劇”。一方面,這部電影提出一個問題:在我們賴以生存的現代文明突然癱瘓之時,人類如何重拾求生本能,繼續活下去?另一方面,鈴木家四位成員在災難面前的反應和改變,也成為《生存家族》故事的重點。

電影開始的時候,鈴木家是一個貌合神離的家庭。爸爸是個埋頭工作的“社畜”,回到家也只顧著自己的事;媽媽是個唯唯諾諾的家庭婦女;女兒和兒子則是典型青春期少年少女,手機不離手,跟父母話不投機。

大停電這場突如其來的災難打破了日常生活,逼迫著鈴木家共同面對眼前的危機。這場危機最終轉變為家庭成員溝通和交流的機會。在逃亡的過程中,他們的相處方式也悄悄起了變化。以往父親是負責賺錢養家的一家之主,他在公司是一個小頭目,習慣于發號施令。逃亡的時候,他卻總是作錯判斷,連累家人走了不少冤枉路。反而是看起來毫無主見的媽媽,成了這趟逃亡之旅中最可靠的人。她在關鍵時刻發揮出“主婦的智慧”,將一瓶水從3000日元砍價到600日元,為家庭精打細算。

在災難面前,鈴木家的成員們終于不再自私,組成了一個真正的家庭:兩個兒女長大了,學會為其他人著想;總是鬧笑話的“廢柴老爸”,也會為了家人的食物而奔波,甚至不惜爭搶下跪。

在災難面前,家庭成為每一個人活下去的動力和能量。

(記者 胡廣欣)

免責聲明:本站所有信息均搜集自互聯網,并不代表本站觀點,本站不對其真實合法性負責。如有信息侵犯了您的權益,請告知,本站將立刻處理。聯系QQ:1640731186
友薦云推薦
熱網推薦更多>>
南粤风釆36选7走势图